Mr.

一味苦寻,不得觅果。
爱情本不是固定存在的,你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了曙光却不代表那就是你的灯塔。

[k莫]现代都市、腥风血雨、人妖白月光网恋故事

高三一轮复习:

暗港:



*由题目可见是雷文,私设巨多,粉似黑,含粗言秽语,慎入








=====




 




时间往前倒四年零三个月,莫扎他在网游幻想星球里非常有名,美名远扬的名。




 




至今幻想星球论坛杂谈板块里点击率和回复量最高的一贴仍是:《JJC实录:牛逼!天医莫扎他的凌波微步》,彼时此贴尾巴挂着小火把在首页接连飘了两个多月,现在还时不时被人挖上来打个卡。最初标题还没那么狗腿,理直气壮地挂着个大噱头:“天医和剑士的生死父子局”,也纯粹是个竞技场直播贴,围观的人不多不少,赌的都是多少分钟不结束就砍手剁屌吃鼠标。




那时候还没有直播软件,围观全靠游戏里开号进竞技场房间,房主还好死不死禁版聊禁语音,气得群众双开论坛摆赌局。结果看起来根本没悬念:剑士近战职业,虽血薄但攻高,对面这ID还是竞技场排名前几的能人;天医辅助职业,虽只要有机会加血就能把单挑续到地老天荒,但移动速度受限,攻击堆满都像挠痒痒,防御更是脆如纸——总之也不知是谁得罪了谁、还是谁脑子出了毛病,这两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竞技场PK的人干上了,而且直接父子局。




 




头几页都是嘲剑士不懂怜香惜玉的:这屏幕上摇曳生姿的天医莫扎他明明是个姑娘,要也来个夫妻局。后几页话题扯到爪哇国,JJC俩主角太能拉扯,天医死活没给剑士机会近身,剑士间歇被她挠掉不轻不重的一小截HP,真真切切地磨人。前面吃鼠标的人满盘皆输自觉出贴,其余群众冬瓜西瓜哈密瓜都吃过一轮了,才忽然有人回复了一条点题:




 




#212L




谁来看看莫扎他这个走位?!!对面是喝了酒在打吗?这他妈都能偏?!




 




众人这才忘掉自己的七舅姥爷又转去看竞技场,赫然发现剑士血条掉到10%以下,因心急加快了攻击,结果带得天医的走位也快起来。每次眼看剑刃就要刺到对方身上,却总是被莫扎他奇迹般擦身避过,这距离就卡在毫厘间,足以让观众吃几颗救心丸。就算一时大意被削掉血皮,莫扎他也能迅速找个安全距离奶自己一口,把对面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这准确无误的闪避再现了几次,围观群众终于发现这场PK的看点全在莫扎他极其风骚捉摸不透的走位,活像一条滑溜溜的鱼,近身不得、攻击不得、拳头碰了棉花,叫攻击者实在一口老血积郁在胸。




 




#220L




这微操!都50多分钟了!要是我早就手抖成癫痫了![吃惊]




#221L




神闪避!只有猫主子踩键盘才能操作出来的走位!!!




#222L




这护身大法可是现代版凌波微步?莫非莫扎他姐姐真身是段誉?[花心][花心]




#223L




楼上的想法很危险,我认为美女姐姐应该是王语嫣,反正我是拜倒在石榴裙下了[爱心]




#224L




有这么屌的技术能叫莫扎他姐姐三倍速吗?这节奏,我准备送她的花都谢了。




#225L




楼上两位看人家准备收个儿子,你们就巴巴地想去做后妈(爹)?先问问那边的剑士愿不愿意白叫你一声“妈”?




#226L




224楼一看就没玩过治疗。天医这龟爬的移动速度,这么长时间都能避过快攻,就凭她这个磨人的能力我都想跪下叫爸爸了好吗?




#227L




什么JB技术,莫扎他防御也不低啊,装备都是橙武




#228L




227L不是出贴剁屌了吗,怎么还在暗戳戳窥屏?还想要莫扎他姐姐亲自焦作人?




 




贴里正热火朝天,纷纷折服于莫扎他神乎其神的走位,笑看剑士始终触不到美人的衣袂,连一首老歌《溜溜的她》都起了个头,忽然就看到游戏里决出了胜负——不出所料,剑士被莫扎他活活拖死了。一看版聊和语音瞬间解禁,众人纷纷切回游戏里准备祝贺和抱美女姐姐的大腿,倏尔听见耳机里传来一把中气十足的少年音,一声喊得裙下之臣的爱慕之心都碎了一地:“卧槽我手都酸了!服不服?!叫爸爸!!!”




 




#300L




WQNMGB!!




莫扎他是人妖啊!!!!!




莫扎他是人妖




他是人妖




他人妖




人妖







人妖




人妖他




人妖是他




人妖是莫扎他




 




#301L




300楼冷静啊,为什么核心词变成了妖




我快不认识妖字了




 




#302L




虽然我看起来很淡定













 




#303L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但这样单纯不装软妹坑侠侣的人妖大神也是一股清流了……




 




#304L




前面说段誉的那个还在吗?技术这么好是男孩子无误。[偷笑]




 




#305L




不懂你们在伤心什么?女朋友美又强还有@#¥%这种事难道不是更刺激吗:)




 




#306L




楼上,伪娘出门左转,扶他出门右转,女装爱好者直走不谢




 




当然美女其实是男孩子并不是此贴能红起来的真正原因,在大家接受了长安月下当之无愧的第一奶妈莫扎他是人妖的残酷事实后,整场PK的录屏就被楼主整理发布在了首楼。




此贴本来沉寂了几天,后来忽然有技术宅将PK录屏做了技术分析,把莫扎他将近一个小时内看似凌乱无章的走位路线图贴了出来,一时间此贴俨然成为一个技术分析贴,各路神仙纷纷就着这张远看像布朗运动轨迹近看像课堂上睡着了糊出的笔记的路线图回贴讨论莫扎他的闪避艺术;也有好事者把这长得磨人的视频进行几倍速加工,效果拔群,天医莫扎他在各视频网站配着劲舞金曲BGM一度掀起火热尬舞潮流,TAG下接连“凌波微步三倍速”“中华舞娘莫扎他”“写作舞娘读作人妖”;这期间还传出小粉来此贴拜了大神就爆了橙武的消息,一时间就算对莫扎他没兴趣的无聊客也涌进来心诚则灵。




此贴集技术讨论、娱乐以及锦鲤功能于一体,完美涵盖各方需求,也难怪首页常见,莫扎他之名也日渐家喻户晓,然而好景不长——




 




时间再往后拨三个月,莫扎他在网游幻想星球里又出了一次名,臭名昭著的名。




 




俗话称人怕出名猪怕壮,自从成了尽人皆知的大神莫扎他身边就没少过小弟,关注度高最惨的一点就是什么样错都逃不过群众的眼睛。这不,莫扎他自认为只是犯了个年少无知,做了只躲避的鸵鸟,论坛上已经对他惹出的风流韵事千夫所指——




《大婚之日众目睽睽毁约逃婚:所谓大神莫扎他竟然是渣男?!》




 




发贴人的ID“莫渣他”,明明白白就是来挂他的恶劣行径的。而最令闻讯赶来看贴的莫扎他无奈的是,发贴人确实是知情人,她说的任何一个字一句话他都没法反驳:




 




#1L 莫渣他




刚从婚礼现场回来,心疼星辰妹子,实在气不过发了这个贴。




长话短说,LZ是莫扎他的侠侣“手可摘星辰”的固定团基友,也是一个公会的,大家出新手村没多久就认识了,一直结伴下本。星辰职业是花箭,特别靠谱,话不多,技术好,行事低调。虽然我团的指挥不是她,但她一直是我团中流砥柱,指哪打哪,从不OT,有时候拿不定主意团长都得先问她话。




认识莫扎他是因为某次下本前奶妈突然有急事要走,团长说拉个外援,没想到就拉到了大神莫扎他。当时LZ心里还忒激动了,有生之年也能见一眼活的大神。人来了挺不错,热情积极,技术没得说,有点自来熟,尤其是对星辰。后来一问才知道他们有缘千里来相会,之前为了做情人节的任务临时结过一次侠侣,分了奖励就散了。也不知道那时候莫扎他红没红,但这风格很符合我们星辰的御姐范儿。




因为这事莫扎他还说星辰是他的“白月光”呢!!!我呸!渣男说谎不上税!




 




一回生两回熟,反正这次他们就彻底好上了。莫扎他因此经常跑过来给我团做外援,谁都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奶妈当时还问星辰是不是挡着她谈恋爱了。星辰就给她回了两字加一个标点符号:“没有。”




根据LZ这么长时间对星辰的观察,她打标点的符号的时候一定是心情不错的时候哈哈哈哈!




之前甜的时候就不提了,天天虐狗,而且感觉两个人都是真心想奔现的。千等万等终于等到了求婚,莫扎他求的,送了一堆金币装备和鲜花,还放了一小时烟花,很气派。围观娘家泪如雨下,就等着今天他俩结成好事,结果莫扎他一声不吭地跑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众目睽睽之下让我们星辰在三生石旁边等了他三个小时!!!




一直没有上线,一句话没有留!!我们全公会的人都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啊!!!




今天爱你爱到吐,明天诺言就成空!什么大神,狗屁不如啊!




虚情假意!铁石心肠!衣冠禽兽!




 




三日后追加:




刚才问了一下星辰,说是莫扎他还是没有上线,QQ被拉黑,LZ不敢问原因。




渣男阿西吧!!!!




 




#2L




莫扎他,贵游最血雨腥风的人。




 




#3L




人妖。




 




#4L




求婚那天的烟花我看到了,但我记得不止一小时。因为那天晚上我正在跟侠侣做“猴子捞月”这种sb情侣任务,结果因为莫扎他炸了两个小时烟花把月亮挡住了,井水里根本没有月影触发不了任务!




这个时候就想骂幻想星球的策划用力过头了= =




 




#5L 莫渣他




>4L:对不起我先笑十分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求婚的烟花后一小时是星辰放的,还坚持给了莫扎他一模一样的回礼,原话是说“我才是男方”。虽然花箭是男角色,当时觉得她真是太较真了哈哈,这两小时的烟花把我们公会很多人都齁到下线了。




 




#6L




我也刚从婚礼现场回来。莫扎他之前一直是深情男人设,男友力爆棚,对星辰穷追不舍的事传了大半个长安月下吧。我以前看过莫扎他凌波微步那个视频,最后他的声音听起来年纪挺小的,没想到喜欢成熟稳重款的御姐啊。




而且那段时间莫扎他跟别人下本提的条件是爆出天医和花箭的装备都要,实在不行就只要花箭的,据说他因此得罪了很多花箭哈哈哈哈。之前还看到他和星辰一起刷装备,挺甜的,没想到最后整这么一出,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心疼星辰妹子。




 




#7L




该不会是他们婚礼前面基了吧哈哈哈哈哈哈难道星辰小姐的美貌吓退了莫扎他?




 




#8L




楼上积点口德,祝您也遇到人渣侠侣。




要是我是手可摘星辰就约JJC三天三夜,婚礼变葬礼。




 




#9L




以前有听基友提过花箭“手可摘星辰”,只说她输出稳定技术流,但是打扮得挺……花枝招展的,没想到是御姐人设吗。




 




#10L




等等!花箭既然是男角色,根据LZ的叙述也没觉得哪里看出来星辰是妹子了,会不会是莫扎他想找个妖人结果碰上了真爷们……




 




#11L




楼上才玩幻想星球几个小时吧?听说过“十朵金花”吗?指的就是JJC榜上前十的花箭,ID飘金,全是妖人号。这年头纯爷们花箭比汉子天医还难找。




 




#12L




10L是白痴吗?LZ认识星辰这么长时间,会不清楚星辰的性别?语音一下你就知道。




 




#13L 莫渣他




>12L:星辰不喜欢语音,我们没有语音过。




但花箭都默认是妹子,而且星辰确实打扮得花枝招展。我一直觉得幻想星球的美工脑子里有坑,花箭的装备属性越好设计得越娘炮。之前星辰和莫扎他打的情人节任务送的“梅花步摇簪”,一种低成本古装剧义乌丝带儿,low得来还粉红兮兮的,我一个少女都嫌丑,完全不像一个男性角色该有的佩饰,但就因为速度+3星辰丝毫不嫌弃地装备上了。




万幸花箭好的装备也就是娘,要是都红配绿,只追求属性的星辰可能是路上行走的交通灯。




 




#13L




LZ这么一说我觉得朴实的星辰姑娘真是太好了啊!




有人众筹滴滴打人帮星辰出气吗?我出五十。




 




下面一堆回贴响应的,接连几天这贴有源源不断有从锦鲤贴出来围观莫扎他跌下神坛的八卦群众。这厢红红火火闹了几天,那边幻想星球游戏里两个主角——莫扎他至始至终没有上过线,而手可摘星辰甚至没有对未举行的婚礼发表过什么意见。




没有进展的八卦显然是无趣的,就在贴子将要沉下去的时候,楼主又一次出现了。




 




#345L 莫渣他




这两天星辰没有上线,LZ敲了她的QQ,得到回答说她也要AFK了。LZ赶紧把这贴的地址发给了她,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几个SB!切不可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啊!希望星辰看到大家的回贴能回心转意!




#346L




哇塞女主角会上线吗?赶紧混个脸熟!




#347L




楼上浅薄,莫扎他的侠侣能是看脸的吗?要不你也录一个JJC实况看能不能竞争上岗?




#348L




LZ的意思是大家再安慰安慰星辰姑娘吧。人家都要AFK了还打什么主意?




#349L




今夜我们都是手可摘星辰。




#350L




今夜我们都是手可摘星星。




#351L




今夜我们都是猩猩。




 




…………




 




#476L 手可摘星辰




我是男的。




 




#477L




今夜我们都是男的。




 




#478L




??????




等等?????




476楼是蒸煮??不是cos?!




 




#479L




476楼gay里gay气的,举报了。




 




#480L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最怕侠侣突然的变性。




 




#481L




说手可摘星辰是男的层主还在吗!你这双眼看透太多了。




喜闻乐见男花箭,赶紧合影留念。




 




#482L




心疼莫扎他一秒




 




#483L




+1




 




#484L




s




 




#485L




理性讨论,毁一个妹子的婚约算渣男,莫扎他毁一个汉子的婚约还算不算渣男?




 




当然不算!莫扎他心里哀嚎。四年后他机缘巧合下又打开这一挂人贴,而他对面正坐着他最欣赏的厨师、同时也是知名黑客、并在前段时间成为他的同事,最重要的是在前一天语出惊人“我就是手可摘星辰”的KO。




受骗少年当年只顾着揣着自己碎了一地的玻璃心跑路,完全没考虑过被他放了鸽子的人。四年后今天却发现实在逃不过那人张出的网,最后还是被逼回到孽缘的起点——说是被逼,又有一半是莫扎他自愿的,虽有一部分动机可以借口肖奈发的奖金。




但他是真的诚心诚意拿这笔钱请KO吃大餐。倒不如说到今天,KO到底是不是“手可摘星辰”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有没有这个前提条件,莫扎他都但不自觉地就想和他待在一起。但也许只有KO是手可摘星辰,他们才可能相遇分别又重逢,尽管重逢都在人为。




这么一来,莫扎他想着他们敲定的明天回幻想星球结婚一事,他原本清清白白的情感经历中最大的污点也可以彻底抹去了。




因而在美味佳肴都已经上桌,KO短暂离开去洗手间期间,莫扎他破天荒地没有马上动筷,而是用他的ID第一次在那个论坛发了贴:我和手可摘星辰要结婚了!!




也不知道是四年后他这个幻想星球第一奶妈和第一渣男身份都双双过气,还是破游破坛均是要完,贴子发出去回应者寥寥。莫扎他扁扁嘴,复又点开那个渣男贴,等KO再回到桌边时,把手机递给了他。




“我懒得去黑了,”莫扎他说,“你能让你们公会那人把这贴删了吗?”




“很重要?”KO只施舍了一秒给他的手机屏幕,目光复又落在莫扎他身上。




“嗯!”莫扎他点点头,“眉哥怎么能一直顶着渣男的名号?况且我们现在……再续前缘了!”




“再续前缘”这词用得极好,好到KO脸上都带了笑。他伸手接过莫扎他的手机——先是握住了莫扎他的手,时间长到有几秒莫扎他猜他是不是不会再放开,然后KO把那只手机反扣在台面。




莫扎他情不自禁偏过头,他总觉得KO的眼神温柔又热烈,能让他的皮肤四处都在烧。




KO没有看任何关于幻想星球的消息,只是拍了拍他:“洗手,吃饭。”




 




END






[k莫]健身

高三一轮复习:

暗港:



*撩完就跑真刺激!




===




健身




 




同样是程序员,跟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的莫扎他不同的是,KO有健身的习惯。




当然“健身”是文雅的说法了,用KO的话,就是每日运动。不需要去健身房那种高大上的花钱地方,每天耗时十分钟,做些深蹲和俯卧撑之类的简单动作。并非出于练形体这样的目的,只是KO多年来习以为常的力量训练而已。十四岁那年失去了双亲,KO要过早的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受教育水平限制,他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体力活,又深明独自生活连病都病不起,他比更多人懂得身体就是本钱。




后来在打工过程中学了厨艺,带他的师父让他在大炒锅里放一大半的沙子练习颠锅,KO臂力足够手腕灵活,学得比一般人都快。本来都只是求生的无奈之举,但如此坚持下来益处多多,最直接的就是让他练出了一身好肉。




 




莫扎他毫不掩饰他对KO身材的羡慕嫉妒,尽管如此KO每日锻炼的时候他都有一百个理由不奉陪。KO也不强求他,比起让莫扎他跟他的习惯走,KO对养肥他更孜孜不倦。后来莫扎他看着自己肚子上越发猖狂的一圈肉,觉得至少从表面上要痛下决心。他特意去家具城挑了一张昂贵的地毯铺在客厅,再把茶几撤掉,将沙发和电视之间的空位改造成更舒适的健身场所。




 




第一天布置起来莫扎他还是很兴奋的,主动申请要陪KO做完全套动作。KO不置可否,长腿一迈跨步到沙发上,一个俯身双手撑地,侧头看着莫扎他:“真的来?”




“来就来!”莫扎他对他的语气很不服气,也学着KO的样子把脚搭在沙发上。




“俯卧撑五组,每组十个,中间休息半分钟。”KO解释。




“那我说开始就一起开始,”莫扎他斗志昂扬,“一,二,三,开始!”




开始刚落下莫扎他就压下身体,用不服输的气势几乎与KO相同的速度完成了第一组动作。到第二组,原本还得意洋洋的他喘息却越来越重。KO知道他用力过猛,也不出言提醒,按照自己频率完成了第二组。到了第三组的一半,果不其然,莫扎他坚持不下去了,手一撑打了个滚到地毯上。




“累死我了!我不做了!”莫扎他躺在地毯上哀嚎,KO不为所动,一直到做完第三十个俯卧撑才支着身子转头去看他。莫扎他顶着一头柔软的乱毛躺得七扭八歪,对上KO的眼神的时候咧嘴一笑:“KO,你好厉害。”




KO从鼻腔里嗯了一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有点挑战他的坚持了。KO迅速把头转回来,开始下一组动作。而不安分的莫扎他却支起膝盖用脚蹭了蹭地毯,像一只大虫一样蠕动到KO的身边干扰他。




KO撑着手,每一个俯卧的动作都能看到莫扎他那张放大的笑脸,这个人的调皮不仅于此,还要伸手挠挠他的耳朵,或者在他俯冲下来的时候摸他剪得短短的头发。




KO觉得他有些出汗了。他停了下来,罪魁祸首还一脸无辜地望着他:“怎么不继续啊?”




KO指了指他身下:“你过来。”




“过来干嘛?”嘴上这么说着,莫扎他还是朝KO靠近了一点。他已经几乎躺到了KO的正下方,一抬头就是KO的黑色背心下令人血脉喷张的肌肉线条。莫扎他忽然觉得喉头有点干,而KO还不满意:“往前一点。”




莫扎他依言行动,视野范围锁定在了KO性感的喉结。KO的两只手恰好撑在他身体两侧,低沉的声音从上方压迫而下:“躺好。”




莫扎他还没反应过来,KO一个曲臂,整个人俯身而下,而唇恰好压在了莫扎他的唇上。莫扎他脑海空白了一秒,KO重重吮吸了一下他的下唇,忽然毫不留恋地就撑起身体离开他。这几秒来得太快也走得太快,KO居高临下地望着莫扎他,莫扎他咽了一口口水,说:“继续。”




 




这样短暂的啄吻反复了好几次。最后一次的时候KO压下身体,把舌头送进莫扎他的口腔。他温柔而又不失力道地舔舐莫扎他的上颚,然后跟莫扎他那不安分的舌头勾在一起。莫扎他扶着KO的后颈,全身心投入KO的入侵。把双方肺里的空气都榨干之后,KO放开了莫扎他,意犹未尽地吻了一下莫扎他的嘴角,像是给奶猫顺毛一般舔了舔他的眼睑。




KO坐起身,觉得这样的健身比以往都好太多。




 




莫扎他还是躺在地毯上十分乖顺地望着他,客厅里暖黄色的灯光把他的轮廓羽化得更加柔软。就是这样柔软的人让他觉得世界也有柔软的一面。KO几不可见地扬了扬嘴角,莫扎他理了理T恤站起来,得了便宜,还不肯放过他:“KO,你今天的份还没做完啊,深蹲呢?”




 




KO打量了莫扎他一下,考量了一下自己引以为豪的臂力,然后给莫扎他新的任务:“你坐到沙发上去。”




“我本来就没打算跟你一起深蹲。”莫扎他撇撇嘴,大咧咧地叉开腿倒在沙发上。没想到下一秒KO就蹲在了他双腿之间,然后把他的两条腿驾到了肩膀上。莫扎他顿时懵了:“你干嘛?”




“负重深蹲。”KO说完,手就伸到了莫扎他的后臀。莫扎他来不及反对,就感受到一股力量将他托举起来,他赶紧一挺腰,双手攀上了KO的脑袋。




“KO……”莫扎他对这个高度感到心虚,企图出言求饶,KO却已经稳稳地把他举起来,再缓缓蹲了下去。




莫扎他闭了嘴,他自己的反应糟糕极了。在这个姿势下,KO托着他的屁股,每一次起身和下蹲,热烫的鼻息恰好喷在他的裆部。莫扎他觉得自己根本直不起腰,脚也是软的,全靠KO在身后的支持。随着KO的喘息越来越重,莫扎他出了一身汗。




莫扎他不敢去看自己的下身,只是撑着KO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睛。




这样健身,太一颗赛艇了。




……END or TBC?(假如有空再发车……)



[k莫/PWP]越界行为

高三一轮复习:

暗港:



*设定见 @月光流砂 的《心之火》不算后续!后续请找流砂大大!




*一句话概括:眉少调教失忆KO(非BDSM)。口味酸爽,注意避雷。








保险/避雷起见,全文走外链:《越界行为》


帮别人随便写。这个滤镜色是好看。

隨便寫。

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嗯?还真有糖。我要吹爆甜甜。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新皇李旻继位后第二年,正月十六,北行宫的温泉别院里灯火通明。


北大营不当值的将士全跑了过来,进京述职的沈将军也特意多留了几日,连向来勤勉的陛下都找了个托词,罢朝一天。有陛下坐镇,那些个想借“贺寿”之名跑来拍马屁的讨人嫌,就全都不敢露头了,北行宫全是自己人,又热闹又自在。


用罢了家宴,北大营的将士们不便长时间擅离职守,都各自回营地了,别院里笙歌渐消,曹春花嫌不热闹,就提议要玩“击鼓传花”。


 


“作诗么?”葛晨一听,脸色都变了,慌忙摆手道,“我不来,来不了,我给你们敲鼓算了。”


顾昀接道:“那看来我只好给你们当花了。”


 


沈易寒碜他道:“我说你还行不行了,大帅?从小也是宫里太傅调教出来的,马屁精们天天拍你是儒将,喝醉了信手涂的鬼画符也敢拿出去卖好几千两……”


顾昀拍案而起:“哪个王八蛋卖的?我怎么一个子儿都没收到?”


 


奉函公察言观色,见顾帅有挂印封金、从此回家大写特写的意思,忙打圆场道:“临酒吟诗固然是风雅,可就如那些个仙音雅乐,少几分趣味,不必拘泥,我看,长歌作赋也不失豪放……”


顾昀笑道:“奉函公说的这个好!我……”


闻听顾帅要“长歌”,四座皆惊,仿佛集体被白虹射爆了太阳穴,纷纷开始头痛欲裂。


 


长庚连忙夹起一块酥肉塞住了顾昀的嘴:“多吃饭少说话,伤还没好呢,让你养气,医嘱都忘了吗?”


陈姑娘肃然帮腔:“不错,大帅伤在肺腑,不可擅动气息。”


沈易也能屈能伸,低声下气道:“真……真不必了,大帅,我们都知道您很行,还是多歇会吧。”


葛晨瑟瑟发抖:“我可能得去更个衣。”


 


有个大杀器在座,歌也唱不成了,最后议来议去,一干半醉的文武栋梁们决定玩个很不入流的游戏——把花球掏了个能伸进一只手的洞,花球传到谁手里,谁就从里面摸个锦囊出来,答不出锦囊上的问题,就罚酒三杯。


 


长庚听完,立刻抬手盖住顾昀手边的杯子:“他不能喝酒。”


刚直起腰的顾帅又软绵绵地塌了回去,懒洋洋地说道:“遵旨,陛下,那我可要胡说八道了。”


陛下想了想,招手叫来个内侍,低语几声,内侍一路小跑,不多时,抱来个小坛子和小瓷盘,众人伸长了脖子去看,只见坛子一掀开,一股醇厚的酸味就扑面而来。


“酒虽然不行,但醋还是能喝两口的。”长庚笑道,“反正都是粮食酿的。”


 


顾昀:“……”


他跟沈易还都是肉做的呢,光看脸就知道不能同日而语!


 


顾昀不爱吃甜,更不爱吃酸,小时候在饭桌上闻见醋味就闹,后来被老侯爷打服了,不闹了,也就是勉强能入口。


及至看清了瓷盘里的东西,顾昀终于变了脸色:“大冬天的,哪来的香椿?”


“宫里冰窖里冻的,取意‘春意长存’,怎么能让你干喝醋?当然要拌点小菜。”陛下笑眯眯地挑了一筷子,“我替你尝尝新鲜不新鲜。”


顾昀迅速躲了他三尺远,一时半会不想亲近某人的芳泽了。


 


第一轮击鼓,花球落到了曹春花手里,曹春花拍着胸口,头晃尾巴摇地鼓捣了半天,从里面掏出个锦囊,不等看,葛晨就从旁边探出手,一把抢去,念道:“我看看,问的是……‘你此生,最不可割舍的是什么’?”


曹春花立刻朝长庚一拱手,说道:“忠义啊!”


陛下不买账,笑道:“去你的,我不信,喝酒。”


 


葛晨抬手要灌,曹春花抱头鼠窜:“不不不,等等,我重新说!重新说!美貌,是美貌!”


“不老实。”陛下金口玉言道,“罚。”


美貌的曹春花被圣旨压扁了,只好乖乖张嘴,让葛晨灌了三杯。


 


顾昀自打从两江战场回来,就一直躺着,才刚被放出门,别说酒,连酒糟都没尝过一口,看得羡慕嫉妒恨。


不过羡慕也没用,他面前只有泡死醋中的香椿,时时刻刻地散发着虫尸的辛辣味。


 可能是他的馋虫感动上苍,第二轮,花球就落到了他手里。


然而顾帅平生不认识“乖乖就范”四个字,他为了逃避醋拌香椿,在内侍鼓声停下的一瞬间,手里悄悄一弹,正打在内侍的胳膊肘上,内侍手筋一麻,整个人往前扑去,鼓“咚”地多响了一声——顾昀趁机把花球塞进了沈易手里。


沈易:“……”


他为什么要坐在顾子熹旁边? 




沈将军掏出来的锦囊也应景,那锦囊里的字条写道:“你此生挨过板子吗?最后一次挨板子是因为什么?”


沈易一指顾昀:“挨过,因为他。” 


顾昀以手撑头,在旁边笑,还挺光荣似的。


长庚便问道:“是给教书先生下泻药那事吗?”


沈易震惊地看向顾昀,一双眼睛里满是“你怎么什么倒霉事都往外说,不知道丢人现眼吗”。


“那事太远了,”顾昀说道,“沈季平这个人,从小胆子就一点大,要不是我带着他玩,早就读书读傻了。”


沈易冷笑道:“跟着你,没让我爹打傻,算他老人家手下留情。”


众人便催他说。


“这样一说,也有十多年了,”沈易想了想,说道,“那是西域第一次叛乱之前的事,十六七岁吧。”


十六七岁的长庚他们已经随着临渊阁云游四方了,闻听老成持重的沈将军还在家挨板子,一帮人顿时伸长了脖子。


“元和先帝给他订了门亲事,郭大学士之女,”沈易有意挤兑顾昀,就说道,“长得那真是貌美如花、秀外慧中,敢和当年的太子妃——也就是太后娘娘并称双姝……”


顾昀警觉地打断他:“别扯淡,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连我都没见过。”


说完,他借着倒茶偷偷瞟了陛下一眼,长庚人在灯下,眉目比平时柔和不少,听到这,就似笑非笑地在桌子底下悄悄地点了点他,然后又从他面前的盘子里夹了根香椿。 


“道听途说,郭小姐仰慕者很多嘛,”沈易说道,“其中一些人听说了这门亲事,就很不平,酸文假醋地骂他是纨绔子弟——当然,骂他的人自己也是纨绔,不然没这闲工夫——领头的是左相之子,这位仁兄自诩京城第一风流才子,‘才’在哪,大伙都不知道,倒是知道他没事就喜欢倚翠偎红。有一天,这位去了‘香云阁’,会他的红颜知己,刚把裤子脱了,香云阁就走了水,着的正好就是他的雅间。这位丞相公子情急之下,腰带也没找着,拎着裤子一路踩着浓烟飞了出来,从此人送绰号‘飞云公子’,左相因为这事脸上无光,年底就告老了。”


陈姑娘没听明白,便问她未婚的夫君道:“那为什么你挨了板子?”


顾昀大笑道:“因为这厮不听我的,放完火不敢大摇大摆地走前门,非要从后院跳窗户跑,正碰上沈老爷在那会友,哈哈哈,鬼鬼祟祟地乔装打扮,也没瞒住亲爹的眼。”


香云阁在起鸢楼后面,颇有格调,不少文人墨客汇聚,饭菜也是一绝,但再有格调,毕竟也属于风月场所。亲爹在风月场所里会友,虽说没干什么吧,被儿子撞见,也足够他老人家尴尬得恼羞成怒了,何况这小子还淘气淘出花样了。


虽然放火这缺德事,一听就知道是顾昀牵的头,但沈老爷打不着安定侯,只好把一腔怒火都喷在了亲儿子身上,打得他哭爹喊娘,卧榻一个多月。


沈易愤懑地把花球扔给顾昀:“你陪一个。”


顾昀奇道:“凭什么?”


“凭那事是你一手策划的,要说起来,大帅真是从小就运筹帷幄,香云阁的地形和环境都……”


顾昀忙道:“陪陪陪,我陪,季平兄,快收了神通吧。”


于是顾昀在陛下意味深长的注视下,一言不发地夹起一根香椿,吞金似的咽了。 




直到第三轮击鼓,顾昀还没把那根香椿咽下去,痛苦地屏着息,他把花球安全脱手给沈易,去摸茶碗。


谁知下一刻,本该传给陈姑娘的沈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把花球砸回了顾昀怀里。


正在漱口的顾昀差点把茶水洒在前襟上,茫然地抬起头。


“咚”,鼓声停了。


顾昀:“……”


沈易:“哈哈哈哈!” 




顾昀不方便当着满座亲友的面跟沈易互挠,只好故作大度地一挥手:“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我就……”


他扫见锦囊里的字条,只见上面写道:“你此生,行到水穷处,最大的慰藉是什么?”


众人见大帅牛皮吹一半,忽然哑了,都很好奇,沈易探过身去:“写了什么?”


顾昀伸手一握,把字条藏了起来,他偏头去看长庚,一瞬间,眼神悠远起来,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就笑了。


长庚不明所以,眨了眨眼,问道:“到底写了什么?”


年轻的陛下目光澄澈,北行宫所有的灯光都在那双瞳孔里。


“写了你,傻子。”顾昀想道,“算了,豁出去了。”


然后他一根一根地,把面前的“春意长存”吃了。


唔,口感欠佳,讨个好彩头。


~~~~~~~~~~~~~~~~~~~~~~~~·~~~~~~~~


依照顾昀的口味,这辈子是告别锅包肉了,我觉得这是他毕生最大的遗憾之一。

看得到的往往是大多数所拥有的,却也是少部分所享有的。情人节迟贺。图随手。